365体育最新平台|网址备用

    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365体育平台 >

    2021-07-142岁男童从电动车上摔下,还没来得及哭一声就当场昏迷

    “妈妈,弟弟会叫哥哥了吗?”每天晚上,越越(化名)的哥哥都会向妈妈打电话这样问。可妈妈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连说:“快了,快了。”(越越休疗期间,哥哥总把他抱在怀里呼唤他,希望他早日醒来)越越目前2岁5个月大,可他大脑已经昏迷了近8个月。去年11月,越越在一辆两轮电动车上玩耍时,不小心从车上掉下去摔到了水泥地上,头部后脑着地,可怜的宝贝还没来得及哭一声,就当场昏迷。父母为他坚持治疗至今已经花费了30多万元,越越虽然睁开了眼睛,但大脑仍然处于昏迷状态,需要多次康复促醒……(越越在做康复治疗,他虽睁着眼睛,但大脑还未苏醒)越越的妈妈李娟(化名)很自责,常常怪自己没看好孩子才造成如此悲剧。原本李娟有个很幸福的家庭,五年前,李娟的婆婆还在世时,李娟和丈夫一起去北京建筑工地打工,在工地上做木工支模助手,虽然辛苦,但在安全帽映衬下,李娟觉得很踏实。每月与丈夫一起领到可观的工资后,就高高兴兴地打给在河南驻马店老家的公公婆婆,每次在电话里听到孩子们叫“妈妈”,李娟虽然满心想念,但也倍感幸福。后来婆婆过世,李娟便留在家中带孩子,丈夫一人外出打工。日子虽然简朴,但夫妻俩都觉得很有盼头。越越出生后,家里更是增添了许多喜乐,李娟的丈夫甚至拿自己打趣说:“又有一个儿子,干劲更大了,加油干啊!”话语间透露着满满的希望。孩子们一天天长大,每逢电话响起,母子四个都凑上去找“爸爸”,热闹的“电话粥”让一旁的爷爷笑得合不拢嘴。如若不是越越意外摔成昏迷,想必这个暑假姐弟仨一起在村里自家小院里又打闹成了一个欢乐的“王国”,越越也定会喊着“哥哥”不停地满院子追赶。(多次康复治疗后,越越的大脑还未苏醒)可意外已经来了。原本会跑会说话的越越,现在变得不会翻身、不会走,睁开的一双大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,大脑依然处于昏迷状态。李娟怎么也没想到,电动车并不高竟然会给儿子这么大的伤害,甚至还不知道越越什么时候能醒过来。一家人平凡的小幸福也因此搁浅。2020年11月18日下午,被摔后约20分钟,越越被送到驻马店市中医院,医生检查后说肺挫伤严重,给越越上了呼吸机,同时还下了病危通知书。面对这样的噩耗,李娟心如刀绞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她赶紧给在外打工的丈夫打电话,夫妻俩商量后决定带越越转院治疗。越越转到驻马店市中心医院,医生查出他被摔得肺部和脑部都有出血,具体诊断为创伤性颅内出血、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、肺挫伤、肺出血。医生为越越做了封闭式引流术。鉴于治疗需要,十天后越越转到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。越越又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10天,才睁开眼睛。但越越也就只是睁开眼睛而已。李娟去监护室探望越越时发现,睁开眼睛的越越根本听不到妈妈叫他,更不会有任何互动与交流。医生告诉她,越越的大脑还没苏醒,需要康复治疗,醒来的时间无法确定。(医生在为越越做康复训练)“康复是个很漫长的过程!”李娟不知道越越的大脑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。从驻马店,到郑州,甚至到山东,李娟带着越越四处求医,治疗已经花费近31万元,现在每天一千元左右的康复费用,让李娟和丈夫越来越作难,夫妻俩早已无处可借了。任何悔恨都不能让时间重来,李娟说一定要把儿子治好,让儿子做一个正常的孩子:“砸锅卖铁也要继续给儿子做康复,不然一辈子都愧对他!”(胳膊和腿都绑上了厚厚的康复用品,越越难受得大哭)越越摔伤后,他的姐姐和哥哥在家很乖,也不向爸妈要零花钱了,哥姐俩成了家里的小大人。今年春节,他们俩都主动把自己的压岁钱交给了妈妈:“给俺弟弟攒着治病。”他们俩经常告诉妈妈专心在医院给弟弟治疗,还经常在家很贴心地为爷爷捶背。爷爷今年57岁,在家附近的砖窑厂当装车工,每天可以挣上100来块钱,他说:“孙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着急啊,啥时候能好呢?”(每次针灸时,越越都会大哭)李娟和丈夫也很着急,钱如流水般花出去了……越越的哥哥姐姐也迫不及待弟弟快点开口说话,每次向妈妈打电话时都会问弟弟会叫姐姐、哥哥了没。上个月,越越又有了新进步,如果有人大声喊他、逗他,他会笑了,甚至还偶尔会笑出声音。这让李娟一家再一次看到了希望!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孩子,请长按识别下图二维码或点击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查看详情进行捐助。